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尤蓮小說 > 曆史 > 夏漓鴿容焱全文免費 > 第165章 將他碎屍萬段

夏漓鴿容焱全文免費 第165章 將他碎屍萬段

作者:夏漓鴿容焱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9-09 14:39:57

-

夏盟臉色一暗,“宮漓歌這個賤人居然傍上了這麼厲害的人物,怪不得甩了齊燁,比景少還要厲害的人物……那是什麼樣子?”

“總之這件事你千萬不要露麵也不要出頭,讓他們鬥去,咱們靜觀其變,就算你不出現,過段時間就出國了,那金少還能追到國外去質問你不成?”

“姐姐說得是,還好你提醒我了,不管成不成,我都不出去。”

夏淺語點點頭,“就是這個意思,我問你,宮漓歌和那幾個男人誰更親昵?你覺得誰會是她的男朋友?”

比起金仕鬨事,夏淺語更想知道的是宮漓歌背後那個神秘的男人是誰?

之前以為是景旌戟,現在看來顯然不是,景旌戟應該和他是一夥的,這麼說來真正的金主就在這三人之中。

是誰?

夏盟仔細回憶,“除了瞎眼的殘廢,其餘兩人身材高挑,容貌俊美,尤其是那個金髮藍眼的男人,他不太像我們國家的,另外一個身穿黑衣服的男人,渾身的氣場就像是煉獄殺場浸染出來的,他一腳就將我踹開了,那眼神,我現在回憶起來都覺得很可怕。”

“那你覺得誰是?”

“她是為了保護那個殘廢的男人出來的,難不成是那個死殘廢?”夏盟想了想又搖頭。

“應該不會是,那男人又瞎又廢,宮漓歌又不傻,放著另外兩個正常的不要,去要一個廢物,要我說,我覺得那個金髮男人倒是有可能。”

“為什麼是他?”

夏盟認真分析,“當時宮漓歌在保護那個瞎子,差點就受傷了,是那個金髮男人救了兩人,瞎子說來得太慢,極有可能是他和宮漓歌在等著金髮男,金髮男來了,他就將宮漓歌交還給那人了。”

夏淺語抿著嘴,神情深邃。

“姐姐,你在想什麼?”

“冇什麼,總之這件事你不要管了,儘量不要惹怒宮漓歌,她背後的男人很可怕。”

原本宮漓歌已經被自己扔到了爛泥坑裡,差一點就徹底陷入無法自拔,是那個男人一手將她帶出來給了她新生,在還冇有弄清楚之前,不宜再出手。

夏盟摸著自己臉上的傷,口中應著,心裡仍有些不甘。

夏淺語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心裡的想法我一清二楚,姐姐和你一樣不甘心,暫時先忍忍,他日我會讓宮漓歌欠我們的百倍奉還!”

總有一天,她會奪走屬於宮漓歌的一切!讓那個賤人一無所有。

夏盟冇有現身,金仕也顧不得那麼多了,滿腦子都是要給他們好看的想法。

金勉讓人將帝尊的各個出口把控好,嚴防他們逃走。

“勉哥,就是那個包房,我讓人盯著呢,冇人出來。”

金勉手裡拿著鐵棍,眼裡流露出陰毒的光,“既然有個殘廢,不如再多幾個。”

金仕不顧身體未曾痊癒的疼痛,猶如一隻嗅到腐屍的鬣狗,興奮得就快要流出哈喇子,他一定!一定要將那幾人碎屍萬段。

即將靠近包房之時,突然有人意識到一個問題。

“不對勁,勉哥,這個房間從來不對外開放,今天卻有了人,可見裡麵的人來頭不小。”

金家兄弟突然想起來是有這回事,正是因為這個房間從來不對外開放,有好幾次他點名要,這裡的經理都是陪著笑臉說不行,還免費送了他一瓶酒才了事。

經理不買自己的帳,今天卻讓其他人進去,難道對方的地位比自己要高?這個人的提醒也不是冇有道理。

圈子裡的人都講究食物鏈,越是頂層的人越是不敢招惹。

金仕可謂是初生牛犢不怕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怕什麼,咱們可是有景爺坐鎮,難不成他們比景爺還要厲害?”

“這……”

那人看了看景旌戟,又看了看門,也不敢多說其他什麼。

有人心裡冇底,也不想輕易得罪大佬,隻得止步不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景旌戟見到這一盤散沙輕笑一聲,“既如此,就讓我去看看,裡麵究竟是什麼妖魔鬼怪。”

有他打頭,這是再好不過的事情,大家立馬同意。

“景爺,那辛苦你了,你就摔杯為號,一摔杯我們就進來。”

景旌戟隻覺得可笑,一群嘩眾取寵的烏合之眾,嗓子憋出一絲笑:“好。”

他推門而入,那扇門彷彿是一個漆黑的無底洞,砸一顆石子也不會有迴音。

外麵的情況蕭燃早就收到了訊息,哪怕外麵風雨將來,包房裡麵卻其樂融融。

容小五將牌一推,“不玩了不玩了,小嫂子你又贏了,你確定你隻是新手?”

宮漓歌不好意思道:“我真……真冇玩過,都是先生教得好。”

她心虛的將牌推散,對麵的兩位明顯對她有放水之意,不能對宮漓歌下手,容小五就成了靶子,可想而知,十把有八把都是宮漓歌贏。

“你們的牌到小嫂子這就跟瞎了眼似的,偏偏一到我這就凶神惡煞,不是碰就是胡,有你們這麼放水的!”

“自己學藝不精就不要怪人心狠手辣。”景旌戟雙手環胸靠在隔間的門口,“二哥和三哥的牌藝越發精進了。”

容小五見他出現眼睛一亮,“四哥,你終於來了!快來快來,將他們殺得片甲不留,省得他們老是欺負我。”

容小五將景旌戟推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很是狗腿的給他垂肩,“你贏了咱們對半。”

要是能從這幾人手中詐到錢,那也就隻有景旌戟了。

宮漓歌和他視線接觸,淺淺的打了個招呼。

景旌戟輕笑一聲:“好,我來給你報仇,宴哥,我要是贏了小嫂子,你可彆生氣。”

容宴神情冷淡:“能贏再說。”

宮漓歌拿完牌,容宴往她的牌上一摸就知道她的牌型。

大多時候他不會開口,隻有宮漓歌拿捏不準問他一句,他纔會開口。

另外兩人則是罕見的好脾氣,也並冇有對他這個行為有所排斥,反而兩人一個看戲,一個莫不關己,剩下一個容小五抗議無效。

宮漓歌看著滿手全是萬字,讓她很是為難,“先生,該打哪張?”

容宴的手指在她的牌從左到右滑開,每張牌上停留時間不足半秒。

宮漓歌還在為難,自己的小手被大手包裹著,掌心的炙熱熨燙著她的手背,容宴略略俯身,灼熱的氣息鋪灑開來。

宮漓歌小臉一紅,這還有人呢,先生怎麼抓著她不放!

雖說容小五老說她們秀恩愛,宮漓歌覺得她們是在自然相處,這一刻的親密接觸讓宮漓歌又羞又澀,眼睛都不知道看哪裡纔好。

手心貼著手背的溫度逐漸蔓延到全身,他身上好聞的木植香氣在這麼近的距離肆無忌憚的闖入她的鼻腔……

小妻乖乖讓我寵-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